图片 2

华南师范大学教育史研究所教授,王阳明的知行合一侧重点还是在知上

“既是这样说,你就应该改名了。挂着‘知行’的招牌,卖的是‘行知’的货物,似乎有些不妥。”

   
苏东坡在瓜州任职时,和金山寺的住持佛印禅师,相交莫逆,经常一起参禅论道。一日,苏东坡静坐之后,若有所悟,便撰诗一首,遣书童送给佛印禅师印证: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禅师从书童手中接过诗作,莞尔一笑,拿笔批了两个大字,叫书童带了回去。苏东坡见书童归来,以为禅师一定会赞赏自己修行的境界,急忙打开诗作,却赫然看见上面写着“放屁”两个大字,不禁怒火中烧,立刻乘船过江,找禅师理论。
   
船到金山寺时,佛印禅师已在岸边恭候多时。苏东坡见禅师,大声质问:“大和尚!你我是至交道友,我的诗,我的修行,你不赞赏也就罢了,怎么可以恶语中伤?”
    禅师若无其事地反问:“我骂你什么了?”
    苏东坡把诗上批的“放屁”两字拿给禅师看。
   
禅师看过,哈哈大笑:“哦!你不是说‘八风吹不动’吗?怎么‘一屁就打过江’来了呢?”
    苏东坡呆立半晌,终于恍然大悟,惭愧不已。
   
东坡居士自以为修行很好,已经到了“八风吹不动”的境界。但是,佛印禅师的一句“放屁”,就把他打过了江,可见,东坡居士的修行并非真的到了家。但是,他却晓得“八风吹不动”这种不为外物所动的境界,是一个高明的、应该达到的境界。知道是知道了,但自己就是做不到,因为知与行之间,还是有着一段距离的。
   
陶行知先生早年叫陶知行,后来认识到,行动先于知识,于是改名为行知,先行后知之意。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首诗:行动是老子,知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关于知与行的关系,明代大儒王阳明也认为,做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致良知,知行合”。可见,知与行之间的关系,是一个绝大的人生课题。
   
我们都知道应该与人为善,但是看到情敌或竞争对手的时候,依然恨得牙根儿痒痒;我们都知道应该孝敬父母,但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似乎天天都在忙碌;我们都知道应该夫妻恩爱,但是世界上又有几对夫妇不是经常吵闹;我们知道要合理饮食,但是看到鲍翅海鲜却依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们知道要远离辐射,但是打开电脑之后又有几次是心甘情愿地关掉?
    我们知道的太多,做到的却少。知行合一的道理,看着简单,做到太难。

一、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说:陶行知其名的由来

墨子-亲知、闻知、说知

图片 1

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如何对待知识,我国古代哲学家墨子很早就提出的人们获取知识的三种主要途径:

王阳明①的弟子,徐爱说:“古人把知行说成两个,一个是做知的功夫,一个是做行的功夫,这样功夫才能落到实处。”

行知行

陶行知坚信在道德人格面前,人人是均等的:

-知而不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了那么多大神的优秀文章,学习了那么的方式方法,仍然过不好自己的人生的根本原因所在。

阳明心学不但在中国发扬光大,还飘洋过海到了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特别对日本学术界以很大的影响。在日俄战争中击败俄国海军的日本海军元帅东乡平八郎制作了一块“一生伏首拜阳明”腰牌,一直佩戴在身。

 

内容提要:陶行知吐故纳新,继承并发展了王阳明的知行观。无论其名“行知”的由来,还是他的教育思想体系都体现了对王阳明哲学思想的探索和实践。陶行知由“知行”改名“行知”与反思王阳明的知行现有着密切关联。他带着“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的信念,在教育实践中生成“教学做合一”的理论,批判地继承了王阳明“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的观点。针对王阳明“树立学为圣人之志”“须在事上磨练工夫”的教育主张,陶行知创造性地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理论,是中国现代教育史上最具个性和影响力的教育学说之一。吐故纳新以建构理论体系的精神确是教育家负责任的一种表现,此精神对于中国当下乃至未来的教育发展都有所启示。

陶行知  -《行知行》

图片 2

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行动是老子,知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这句话是现代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所说,对于这句话初看或许不是很理解,但了解先生生平三次给自己改名字的故事,我们就能明白其中含义。

先生的父母给他取名陶文浚,但到了19岁,先生在读大学期间深受明代思想家王阳明“知行合一”论的影响,于是给自己改名“陶知行”,认为“知是行之始”,认识先于实践。但很快,在实践过程中先生认识到其中的唯心论色彩,于是推翻了原来所认可的王阳明学说,提出“行是知之始”,有实践才有认识。到了43岁时,再一次给自己改名为“陶行知”。不过,先生很快又认识到,“从行到知”只是认识的第一阶段,再由知到行又是认识的更高阶段,于是就有了他的“行-知-行”理论。为此他专门写了这样一首小诗:行动是老子,知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这也反映了他的知、行相辅相成的教育方法

知而行,行而知,先生的这一理念我们在很早之前的语文课本上就已经接触了,但当时我们懵懵懂懂,不能理解尚可原谅,但磕磕碰碰这么些年,我认为倒不妨返璞归真,认真实践这一理论,如能做到,则为最好的方法指导。现在的我们无外乎两种情况:


王守仁,字伯安,号阳明,谥文成。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今浙江省余姚市)人,生于明成化八年九月三十日(1472年10月31日),卒于嘉靖七年十一月廿九日(1529年1月9日)辰时卒于南安,享年57岁。王阳明是中国古代杰出的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书法家、哲学家和军事家。他不仅是宋明心学的集大成者,一生事功也是赫赫,故被后人称之为“真三不朽”。“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出自《左传•襄公二十四年》,是中国历代文人的最高人生理想。

改名!我久有此意了。在二十三年前,我开始研究王学,信仰知行合一的道理,故取名“知行”。七年前,我提出“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的理论,正与阳明先生的主张相反,那时以后,即有顽皮学生为我改名,常称我“行知吾师”。我很乐意接受。自去年以来,德国朋友卫中先生,即傅有任先生,每每欢喜喊我“行知”。他说:“中国人如果懂得‘行知’的道理而放弃‘知行’的传统思想,才有希望。”近来有些人常用“知行”的笔名在报纸上发表文字,我不敢夺人之美,也不愿代人受过。本来,“知行”二字,不是我姓陶的所得据为私有。我现在所晓得的,在中国有黄知行先生,熊知行先生,在日本有雄滨知行先生,还有几位无姓的知行先生。知行队中,少我一个,也不见得寂寞,就恕我退出了吧。我对于二十三年来天天写、天天看、天天听的名字,难免有些恋恋不舍,但为求名实相符,我是不得不改了。

一系列扎根社会的教育实践,是陶行知“知行观”转变的源泉。在救亡图存的时代背景下,致力于为广大的劳动人民办好教育的信念促使陶行知把王阳明的知行观翻了过来,变成“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

知易行难:


 

陶行知原名陶文濬,先改名知行,后因奉行“行是知之始”又改名行知。他毕生好学,笔耕不辍,著作宏富,用过的笔名近20个:麦勒根亚布达拉图、韵秋、三光、何日平、问江、时雨、水乐、梧影、自由诗人、斋夫、不除庭草斋夫、行知行①、迎难馆主等等[2]1,但其绝大多数作品都以“陶知行”或“陶行知”署名。

2.闻知。主要指从别人(包含古代、近代、现代)那里通过耳闻目睹(包括公众号文章、简书文章、书籍等文字记载)获取来的知识;

每个人都有知都有行,往往越是粗鄙底层的人更能做到知行合一,因为他的知也少、行也简。但是我们之所以被称为智人,在运用智慧方面是无极限的,可以想得天马行空,毫不着际,但是要有实际的成果必须落实到实际的行动,行动的有效性全赖思维的全面性。无疑我们想象中的天是最全面的,天人合一那是最高境界,无有不想,无有不成,以无为而成大为。但是人毕竟是凡人,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当你有目的地想要去做一件事,作为策划者又是执行者时往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把策划者和执行者的工作分到不同的人是现行最好的方法。也就有了领导和下属。正因为如此,要成事,必知行合一。策划者的所有决策必定是行得通,而且是行之有效的、最优化的,执行者的所有行动必定是全面考量、无遗漏的最佳抉择。必须是行的知和知的行,事有未竟往往都是空想成分太多或者执行不力,或者两者都没做好,唯有两者都做好了,才能成功。这个方法在现代社会已经相当普适了,成功学谈得已经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