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的人数比自由派要稍微少一点点,佛陀的一生又是不平凡的

  二、成功的实质是自由凡成功者,其生存空间、意志范围必然扩大,可支配、操纵的物质或知识更多。扩大的要么是物质空间,要么是心灵空间,要么是二者同时扩大。一句话,成功带来了更大的“自由度”。

回到自己的国家,迦毗罗卫国

佛陀(3)


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痛苦,根源就是贪。贪的熄灭即是苦的终止。——佛陀

“尊敬的先生,我知道,有时我也为此而悲伤。但是,我并不在乎。我不想痛苦地折磨自己,思考未来的不幸。”善施说道。

“善施童子,我不责备你。人类的延续需要许许多多像你这样的人。我不会强迫你的,你可尽情地徘徊于轮回之中。”

接着,佛陀想起阿罗逻迦蓝和郁陀迦罗摩子。他们曾请他在觉悟之后,前去教授他们。但是经内智观察,他知道他们在几天以前已经去世了。然后,他又想起,当他在毗舍离苦修时,有五位苦行僧曾精心侍奉过他。他知道,他们现在住在波罗那斯城的鹿野苑。他拿起钵,站了起来。

微风徐徐,吹着菩提树叶沙沙作响。佛陀深情地凝视着给予他荫凉舒服的菩提树。怀着同样的感情,他望着给予他寂静、风光优美的优娄频罗四周。然后,他转过身,涉水穿过河流,沿着河滩,沉着地迈着坚毅、威仪的步伐,走在他来时的路上。

无知是世间诸恶之根源,这就叫无明。——佛陀

苦行僧憍陈如、婆沙波和阿示说老远就看见佛陀朝他们走来。他们一眼就认出他就是悉达多。所以,他们各自对其他人打了个手势。阿示说用手分开嘴边的胡须,首先说道:

“你们看,那个败坏了修行人的名誉,离开了我们的悉达多现在养得多好啊!真是红光满面。虽然我们过去曾奉侍过他,但是我们现在在修行上已经超过了他。我们用不着再尊敬他了,一个都不要去迎接他。他想过来的话,就让他和我们一起坐在地上好了。”

“不过,阿示说朋友,他好像有点与众不同啊。”憍陈如说道。

“什么不同?”阿示说问道。

“他的步伐、举止是如此的安详、庄严。”

阿示说接下去说道:

“从小生长在王宫里,过着王子的生活,一天三顿山珍海味。他当然应该这样了。悉达多确实有一种威严的风貌。但是,你听说过不用折磨自己就能解脱的事吗?我想,他已抛弃了苦行生活,正准备回迦毗罗卫国,重新穿上太子服。他是顺路来拜访我们的。”

佛陀越走越近,阿示说再也坐不住了,他第一个身不由己地站了起来,慌忙中还扯断了一根胡须。他看到佛陀的脸,他完全被佛陀的形象吸引住了,赶忙奔进山洞,端来了一张凳子,摆在一棵毗钵罗树下,又抢在别人前面,跪倒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对佛陀拜了三拜。憍陈如用同样的方式礼拜了佛陀,并一手接过佛陀手中的钵。婆沙波端来一盆水,清洗了佛陀的脚,然后和他两个同参一样,他也礼拜了佛陀。

“出家人,跋提和摩诃男到哪里去了?”佛陀问道。

“乔达摩朋友,他们乞食去了。”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

“出家人,你们不应该直接称呼你们的佛陀为乔达摩朋友,你们应该在内心深处无限崇敬佛陀。我已是一个广大无边的觉者,常住禅悦,不受感情牵动。我特意从优娄频罗来寻找你们。出家人,佛陀已出现于世界,我已觉悟了无上正法,我将教授你们。聆听正法,从生死轮回的桎梏中解脱出来吧。”

“朋友,即使修苦行,你都不能觉悟,那么过着舒服奢侈的生活,享受好吃的好喝的,你又怎能悟道呢?”

“出家人,我知道你们会犹豫,而不肯相信我的。不像你们所想像的那样,我并没有追求快乐的享受。如果说我离开了你们是为了寻找快乐的生活,我应回到迦毗罗卫国去,而不该去优娄频罗乡村。出家人,隐居者应避免两个极端,一味地沉湎于物质享受是十分卑贱低下、无益的,这是一个极端;严厉的自我折磨是痛苦的、愚昧的,而且也是毫无收获的,这是另一个极端。我抛弃了这两个极端,获证了开发自在智慧的中道真理。哦,出家人,正由此中道,我获得了无上智慧,从而圆证了无上菩提。”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佛为什么经过十二年修持,然后在菩提树下成道,讲出来那么多法?这都是问题。刚才说过佛十个名号,第四个是什么?“善逝”,他还是走了。咦,他为了了生老病死而修行,但他照样的生老病死!这是什么道理啊?他也没有跳过这个过程,也有生,也有老,也有生病,也有死亡。所谓不生不死,不生不灭的东两,到底是什么东西?学佛要从这里开始!这就是话头,疑情,从这里慢慢去追寻。然后你们研究禅宗经典,光看达摩的理入行入不够,还要参看其他佛经。

3

这说明什么?世人苦苦追寻的“成功”,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财富和体面,更要有精神上的幸福快乐。我用一个公式来说明:

A=财富地位=财富自由、社会地位、体面生活……

B=心灵满足=家庭和谐、幸福快乐、健康长寿……

完满的人生=A+B

——只有同时实现财富地位和心灵满足,才是我们想要的人生啊。

再回顾一下你就会发现:自由派看似很快乐,但往往是“穷开心”,处于社会底层,没有应对风险的能力。迷茫派在失败的恐惧中逐渐进化,成为励志派、苦修派,到最后空有财富地位,生活却毫无趣味。他们必须不断设置更高的目标,才能让人生有继续下去的意义。

似乎A和B处在两个极端,很难兼得?难道要得到财富地位,就必须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牺牲掉幸福快乐、把自己变成机器?

不!!

因为我们还有第5个选项——成为“游戏派”。

  出家后,乔达摩先后向两位大师学习,接受苦行方式,努力通过苦修和无为来寻求人生的至理。他与其他极端禁欲者都一样,为了怕吃进小的生物而杀生,就只喝滤过的水;为了避免呼吸时吸进小虫子就带上呼吸面具;走路时小心翼翼以防踩到虫蚁身上;进食极少从而减少导致“业力”的肉体欲望。

命名大典:佛陀以转轮圣王的身份降生人间,佛陀的父亲净饭王非常的疼爱自己的儿子。佛陀被命名为:乔达摩.悉达多。

这个无想定还容易,他离开了这个师父阿罗逻,再找一个更高的师父优陀罗罗摩子,学“非想非非想定”,这个更难了。无想定既然不对,佛就另外修个法门,“非想”,不是妄想,“非非想”,并不是说没有想,但不是不知道,也知道,还是有知性。这个难吧!你想想看,你们打坐修过什么定?

2

世界上的“自由派”最多,熙熙攘攘,数不胜数。他们在市井之中,在牌馆里在彩票店,得过且过,安然自在。可是他们的逻辑不对——因为资源和财富总是稀缺的。你怎么不想想:平时不积累自己、增强实力,就算“机遇”砸你头上了,你凭什么能hold得住?

“迷茫派”的人数比自由派要稍微少一点点。他们开始思考人生,但总是找不到出路;他们希望改变现状,却迟迟没有行动;最可怕的是,他无法忍受自己的碌碌无为,宏大理想和平庸现实之间的鸿沟让他的内心无比煎熬。迷茫并不奇怪,谁的人生中没有个迷茫的时候呢。可若因此失去了自信,从此一蹶不振,那就万分可惜了……

于是,为了让痛苦少一点,一部分的“迷茫派”转变成了“励志派”。他们念咒语似的告诉自己,我是最棒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生活是镜子我得对它笑……遗憾的是这种“打鸡血”一般只能让他们一鼓作气努力三五天,接着他就开始困惑自己的改变怎么不明显,成功为什么迟迟不来。

困惑的“励志派”消沉一段时间,又会去寻找下一个励志故事。他们永不言弃,他们相信迟早有一天会找到适合自己的成功道路。但也有极少数人在这个过程中蜕变了,他们磨灭了自己的欲望,把自己变成“苦行僧”——也就是苦修派。他们坚信成长是痛苦的,反过来痛苦也使人成长。这种人数量极少,但非常可怕。他们自律、坚持、放弃一切娱乐活动、努力到自虐的程度、只为实现自己的目标,所以往往也能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可是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做“苦修派”。因为像一台精密而冷漠的机器一样,只为追求目标,不顾其他一切,这样的人生太无趣、太枯燥。就像《葛朗台》中那个吝啬的老头,攒了一辈子钱,却活得像一条狗一样孤独、卑贱,没有人会羡慕他的生活。

  19世纪美国著名小说家,《红字》的作者霍·桑曾列举出享受成功的五要素:品质单纯;具备勇气;公而忘私;热爱工作;心安理得。尤其是“心安理得”,是享受成功绝对必备的因素。“半夜敲门心不惊”,与其说是一种素质,不如说是一种境界,是成功的主观性。

夜别妻儿,决心出家,为众生了脱生老病死的真谛。

出了家以后,还要十二年修行,为什么不修十三年呢?又不修九年呢?印度当时不是佛教,出家不是他创的啊!印度几千年的文化从古代到现在还是一样,出家修行的人多得很哟。所有印度各种各样学派,婆罗门教、瑜珈学派等等,到印度观光是看不到的,要深入山里,会看到很多人在那里修的。我可以拿照片给你们看,有些人打起坐来,一只手一举十年二十年,就那么举着,那个手看到已经不是手了,像一棵树一样,有些人是跷一只脚。

4

精神和财富的双重自由,是我们的人生终极目标——但这并非生活的全部。

如果人生是一次长跑,我们不仅要瞄准目标、矢志不渝,更要欣赏路边的每一处风景、笑对沿途的每一个挑战。

怎么做到?只需要我们把人生变成一场无限游戏。

  • 每一次的付出努力,都要把它变成“打怪升级”,把看不见的成长、变成看得见的反馈。

  • 每一次的遭遇挫折,都要把它变成“挑战boss”,失败了再来一次而已,而且下一次你的操作将更加流畅犀利。

  • 每一次的长远目标、巨大障碍,都要把它变成简单“日常任务”、“主线任务”,分解到每一天的时间当中。就算只完成了当天的小目标,一样要给予自己一个小奖励。等到做完整个“主线任务”,不知不觉你已经成为人生的高端玩家!

  • 每一次的重复任务,我们不再敷衍应对,而是把它变成“限时挑战关卡”,让自己在嘈杂的条件下试着完成、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用更富有创意的方式完成。

  • 每一个“重要而不紧急”的事情,都要把它变成“宝藏副本”,在主线任务之外也要主动去刷一遍、赢取更多的金币和装备,而不是一拖再拖。

  • 每一个新的知识、新的事物,都要把它变成“开辟新地图”,我们必须敞开心扉、主动尝试、不断寻找新的玩法新的乐趣。

  • 每一次的交流、协作,都要把它变成“PK、组队”,我们和伙伴共同前行,耐心磨砺自己的技术,争取赢得每一场战斗。

只有打游戏的时候,我们才会为了目标一试再试,不需要使用任何意志力来逼迫自己“坚持”。只有进入“玩”的状态,我们才会竭尽全力想要赢,同时又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只有游戏的世界,才会让我们乐此不疲的探索、想要汲取它的所有规则,而不是畏手畏脚、害怕挫折。

这是军哥的思考,你怎么认为呢?


end.

刘慕青城 写于2017.7.17

  克林顿曾贵为“天子”,也仍有头痛欲裂、狼狈不堪之事。因此,《增广贤文》中所谓“贫穷自在,富贵多忧”,也并非没有道理;“别人骑马我骑驴,仔细思量我不如,待我回头看,还有挑脚汉,路上遇乞儿,家中有剩饭”……

佛陀见到了病重的父亲,并为他开示了三皈依法,父王因此得度。逝世后,佛陀尽职孝道,亲自抬父王的棺椁,为世人以身作则。

好笨哪!他会那么笨吗?四天出了四门,才知道了生老病死苦,真是把他写得笨透了。“生老病死”是人生四个阶段,一定会老会死,人能不能逃过生老病死?生老病死是谁也逃不了的,但是怎么生怎么死?这是大问题,所以他是为了这个去出家。此是一。

1

关于“成功”,世人有4种不同的思维模式:

  1. 自由派。他们认为任何的规划和思考都是没有必要的,生命就是一系列天意和随机过程的结果,只要你遇到了机遇,你就容易成功;而没有遇到机遇,不论多努力都不会成功。

  2. 迷茫派。他们和“自由派”比较类似,也缺乏规划,但是不同的是两者对自身处境的心安理得程度——迷茫派往往对自己缺乏规划的事实感到焦虑,而自由派却能在当下安静地享受这一点。

  3. 励志派。他们认为成功最重要的要素就是“积极的心态”,其格言往往是“有志者事竟成”或者“没有不可能”,每次看到成功者坚韧不拔的励志故事或者鸡汤文都会激动不已。

  4. 苦修派。他们认为人生就是要从痛苦中汲取力量,只有痛苦让人成长。所以越苦的事情,越要坚持做下去。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这些新的发现,唤起了太子内心对人类的深刻同情以及对现在受到庇护的特权的厌恶。他越来越感到强烈的不安。虽然他已经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但是在他思想深处,有着无法终止的不完美感觉和对不幸人们的不断增长的、难以抗拒的“同体大悲”。

图片 1

最近尼泊尔释迦牟尼佛家乡,有个年轻人十六岁跑到森林里头坐了六个月了,现在政府都把旁边围起来,不准人进去打搅他,又怕他饿死了。所以释迦牟尼佛当时出家,他要找一个方法修,他最初修无想定三年。大家都想打起坐来入定,以为什么都不知道才叫入定,如果仍然清楚知道就不叫做入定,这根本是错的啊!以佛的智慧、聪明,修了三年才练习到无想定,把思想整个关闭了,一点都不想,之后,经典上怎么讲?四个字:“知非即舍”。他知道错了!这不是道!这个用人力可以做到,硬把自己脑子聪明变成大笨蛋。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正道出成功的不唯一性。也正因为如此,人生才这样纷繁复杂,丰富多彩。成功不是绝对的。成功者常陷入“有得有失”的二难境地,陷入成功的相对性之中。事业有成,家门不幸;家庭幸福,生意清淡;事业家庭双丰收,自己却体弱多病……

梦象受孕:佛陀的母亲摩耶夫人梦见白象而受孕。

其次,他为什么太子不做,现成皇帝不干要出家?他看到世界上就算做一个了不起的皇帝,把国家整治太平,但是不到二十年还是乱,想几十年天下社会不乱,永远做不到的。其实啊!一年都做不到,人类社会吃饱了就闹事;所以认为做皇帝用政治不能解决问题,那是人性的问题。他出家就是要去找这个答案,他看透了生老病死,自己晓得,就是做了皇帝这个世界他也平不了。那么总有一个方法,使世界永远安定,人生永远平和,因此,他要去找这个,他舍弃太子权位,出家了。

  自此,乔达摩成为佛陀(觉悟者),人们称他释迦牟尼–释迦族的圣人。他成功了。

图片 2

但是你修修看,修到真的心里永远什么都不想,不想的都不想,能够做到这样吗?现在学佛的人第一个错误,一上座都想去除妄想,以为妄想是错。你就问问他,你是想学无想定吗?就算学好了也是个外道,佛修到无想定,但他知非即舍,错了,这不是道。所以说,打坐坐在那里,能够做到无想就是道吗?妄念不起就是道吗?有人说“老师啊,少林寺有个和尚打坐三个月不动。”我说北京很多庙子前面那个石狮子,坐在那里几千年也没有动过,那也得道了吗?所以说,无想不是道哦!

  这样的事想必每一个“成功者”都遇到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成功?不成功?成功的相对性,使成功的评估见仁见智,莫衷一是。对此,人们很容易迷惘。很多人一直争于追求别人所定义的成功,不是发自内心地了解自己想要的,不知道自己的目标,也不知道自己才是决定自己成功的人。唯有用自我的主见,去判断成功,享受成功,才是“真实”的。

佛陀出城,见生老病死之苦,于众生生大悲悯,于轮回更生厌离。

我们今天到此为止,先提出来,学佛是为什么?为一大事因缘,追的是了生死问题。

  在现实生活中,当我们身处超市或酒楼而囊中羞涩时,我们感到尴尬,感到不自由;当我们知识不够却马上需要派用场时,方感到书到用时方恨少,我们不自由;当我们在特权人物的颐指气使下,点头哈腰时,我们不自由;当我们心中有太多的牵绊时,我们不自由……

娑罗树下涅槃:佛陀对弟子们做了最后的开示后,安详的右卧,进入涅槃。

因此一个人跑到雪山,个人修苦行六年,自己找方法。六年当中,在那里修过气功,庙子上《大藏经》戒律部分都有,你们也不看。他也修苦行辟谷,不吃粮食,最后一天吃一颗水果,都干瘪了,慢慢由二三十岁还不到的人,变成老头子。他自己跟徒弟们讲,当时在雪山练气练呼吸,练得头痛脑涨,头脑好像要裂开一样,他知道不对,所以放弃了,气功也不练了,也不辟谷了。这样前后十二年。然后下山再重新吃东两,恢复年轻体力,然后到恒河边菩提树下来打坐。像现在印度,还有个十六岁年轻人学他那样,在森林里六个月了,还有录影出来。

  别人认为我成功吗?我认为自己成功吗?

后魔王闻讯,派魔女厉鬼前来骚扰。佛陀克服魔女的诱惑。

非想非非想定,这也是外道的,他也学了,练了三年才成功,这就是最高的定了。结果又是四个字:“知非即舍”,这不是道,走了。印度这些有高深工夫的境界,他什么都学了。尤其这两派最高的他也修到了,知道这个不是道,不是菩提,也不是了生死的究竟,是用人的思想精力可以做到的。等于最高武功也是人练出来的,练得出来的就会有,不练就没有,有生就有灭,这不是道。因为佛要求证的是不生不灭的,所以把不对的都舍掉。

  他想,当他周围的世界充满苦难的时候,他怎么能够置身于现在这种人为的幸福之中呢?而他又怎能忽视这残酷的事实,那就是他心爱的妻子和独生子终将忍受老迈的痛苦和死亡的结局。乔达摩太子立志离家修行,带着解脱生死的宏愿,为获正果,矢志不渝。

佛陀终于夜睹明星而悟宇宙真谛,叹曰:一切众生本具如来智慧德相!从此,佛陀成就了宇宙中最完善慈悲与智慧。

释迦牟尼佛什么都现成的,为什么出去出家了?这是话头。你们都是佛学院出来的,有没有研究过他?怎么不参这个话头?

  一、成功究竟是什么我们常问自己两个问题:

与妻子耶输陀罗成亲

摘录自《答问青壮年参禅者》

  于是,我们想尽办法成功,以争取更大的“自由度”(生存空间或支配力)。物质的自由度是低级的“自由”,心灵的自由度才是高级的“自由”。有的人丰衣足食甚至家财万贯,其物质自由度不可谓不大,而心灵自由度却很小,所以依然郁郁寡欢,求神拜佛,看精神科医生,以求得“心灵”的一丝平静;有的人干脆走向极端,大肆挥霍,骄奢淫逸,以物质空间暂时的自由麻醉自己,以掩盖心灵空间的狭隘与缺失。相反,为了追求绝对的心灵自由度而不惜抛弃巨大的物质自由度,也大有人在–

佛陀在天宫说法后,沿着天梯下返人间,众天神恭敬围绕。

我说,那样才叫学佛。你们年轻人学佛,“我说你贵姓啊?你爸爸干什么?”“我爸爸做皮鞋的。”那释迦牟尼佛爸爸不是做鞋子的,他是做皇帝的,他连现成帝王都不做,跑出去出家。我说你们学佛,等于许多读书人告诉我,“老师,我要替你做事。”我说“多少待遇?”“哎,老师,替你做事还要钱吗?”我说我最讨厌这个话,读书人口口声声不要钱,不要名不要利,我说我想求名求利,求不到哎!只好说不要。怎么不要名不要利呀?求不到,假充清高。

  后来,他们又遇到了一列抬着尸体的送葬队伍,当他知道每个有生命的存在物都将会死去时,他深深地震惊了。但就在他心绪不宁,被病、老、死牵扰苦恼时,他遇到了一个老人。老人眼睛注视着他,并对他很平静地微笑。

佛陀与妻子深受百姓爱戴

图片 3

  我们应该都有这样的经验:有时候别人总羡慕你的成功而自己总认为还不够成功,而有时候别人总以为你很失败,而自己却心安理得,充满快乐,自有一片宁静祥和的天空。没有任何人敢规定,哪一种成功才算成功,哪一种成功不算成功。

图片 4

你看佛经把释迦牟尼佛描写得好笨喔!哎哟,今天出了东门,看到老头子,就问旁边的,这是什么?这是老先生、老太太。“怎么那么可怜?”“哎呀,太子,你不知道,人活着慢慢就会变成这样老。”他看了很难过回来了,第一天懂得老。第二天又出西门,看到抬死人,“唉,这是什么?”“人死了,死了就抬出去埋了。”唉呀,很可怜,又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