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边晚翠停寒月,万里音书度玉门

千个何曾羡大悲,通身皆是顶门奇。勘残佛祖难留髓,看到人民便皱眉。百劫春光宁转瞬,两行寒泪每交颐。嵯峨石壁几穿破,笑杀西来碧眼儿。——明代·释函可《答》

咫尺幽居近,晨昏独扣门。閒谈惊鬼胆,静对见天根。礼法岂为我,畦蔬尽可飧。焉知寒塞外,古道至今存。——明代·释函可《赠普愿师》

石头风雨共朝昏,万里音书度玉门。云月是同溪不别,更惊一吼海澜翻。——明代·释函可《笑峰兄受杖人付嘱以书来并寄诸刻》

孤高迥出青霄上,万岫千山落暮鸦。自有鹤翎垂石发,还将云影作袈裟。峰边晚翠停寒月,天外残阳起夕霞。旷劫胸怀今日事,十年魂梦未全赊。——明代·释今辩《望长老峰》

无聊长寄一枝筇,悔不同君四百峰。旧榻尽容狞虎待,半铛常煮野云供。到家应共怜穷子,博饭无如学老农。从此入山惟稳睡,只愁僧打五更钟。——明代·释函可《台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